打印页面

首页 > 专栏书香九龙小说 红莲

红莲

张祥华
不是踏屑人,红莲长得真有点那个。人说女大十八变,可红莲都“两丈”有余了,单眼皮还是没成双,黑脸蛋还是脸蛋黑。
妈偏偏不嫌红莲长得那个,嘿么心疼红莲。
红莲也心疼妈。红莲没考上大学回到乡坝头那一年,正盘算着出远门去打工,妈喂的那只母猪兀笃笃地扯拐了,不食不喝,急得妈像热锅上的蚂蚁,团团转。母猪是妈的摇钱树,命根子,可妈干着急没办法,村里没有兽医。后来那只母猪终于没有挺过来,妈抚摸着冷冰冰的母猪,眼睛水在眼眶里差点落下来,妈硬是疼得几顿没吃饭,还害了一场病。
妈的无可奈何让红莲刻骨铭心,她心里升起一个信念,决定把出远门的计划搁一搁。她去了趟队里的图书室后,不几天,又进县城买回来好些书,一有空就翻着书本看,如痴如醉。
有一天,不识字的妈知道了红莲学兽医的秘密,把红莲的书撕成一堆渣渣,嘴巴骂个不停不说,还动巴掌打了红莲,之后,母女俩抱成一团哭成个泪人儿。
妈说,一个女娃子家家,要成天跟那些猪啊、羊啊打交道,还能嫁得出去?!再说,如今乡坝头的大人娃儿都朝城里拱,你就不想想以后。
红莲是个犟红莲,红莲擦着妈的泪说,红莲长大了,知道人人都想奔好日子,我学好这个,不比进城差,妈就甭拦我了吧。
日子不久,红莲就学成了兽医。谁家的猪不吃食了,谁家的羊偷吃包谷麦子发撑了都来找红莲去看。很快,五里八村都晓得有个兽医叫红莲。
妈不用担心喂的母猪再得病了,可妈担心红莲的婚事,就去托媒人。媒人就给红莲挨着介绍了两个,人家小伙子一个嫌红莲长得那个,一个说红莲是个猪医生。
一天,红莲收到一封信,是邻村养土鸡的能手——叫白米的那个小伙子寄来的。红莲看了信的内容,脸上火辣辣的,心“咚咚”地跳。可红莲偏偏不理人家。一个星期后,红莲又收到了白米的信。红莲看了,心里燃起了火苗苗。可红莲还是不理人家。后来,红莲再一次收到了白米的来信。
一个月色很好的晚上,红莲和白米就相约在小河边的柳树下。红莲说我是个兽医。白米说我养土鸡就需要兽医。红莲说我的个子矮拙拙的。白米说矮个子最机灵了。红莲说我的头发黄。白米说你不懂时髦,城里人染黄头发拽得很哩!红莲说我的脸盘子黑。白米说你说俗了,黑才健康……红莲不等他说完,就踮起脚尖尖,用嘴堵住了白米的嘴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space.cqjlp.com.cn/2013/1101/84199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