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新闻人物故事 二姐

二姐

老家的路又荒芜一条

先是莫老三的,吴方州的,周蓉的

今天是二姐的

蔬菜又少一个人照看

春天了,多了一块荒凉的土地

她生前晒在石坝的柴禾,被雨水淋湿

她曾经赶走的那群鸟

站在空枝上。从早晨到黄昏

它们叫声的音量和调子没有改变过

因为她的离去,亲人和晚辈聚在一起

但故乡,总在不断减少归去的途径

开始长眠的二姐,再不管人间事

 

罗雄华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cqjlp.com.cn/2020/0508/201714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