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新闻人物故事 九龙坡区歌谣漫谈

九龙坡区歌谣漫谈

辛华

从前有句老话:穷人命比黄连苦。那个时代已经逐渐远去,但我们不可忘记的是,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,当年过的是怎样的生活?他们有着怎样的诉求?

哪个老板不黑心,哪个大爷不整人?天高路远无处去,地宽山广难立身。无处立身只得走远些再远些,但“任是深山更深处”,也难有一口饭吃,就像下面这首歌谣唱的那样:

高山顶上几家人,茅草棚棚篾笆门。洋芋疙瘩胀死你,想吃干饭万不能。这是当年山民生活的真实写照。有人或许会说,一两首民歌反映的可能是“个别现象”。前一首民歌中的两处“哪个”足以说明这绝不是什么“个别现象”,对于这一点,笔者手中的歌谣也可佐证,请看《船工号子》:

八股索索肩上拉,逢岩跳坎眼睛花。终年辛苦如牛马,不够糊口难养家。如果说上面一首《船工号子》讲得比较笼统的话,下面一首则讲得较为明白:

脚蹬石头手刨沙,为儿为女把船拉。上水一月半斗米,啷个拿去糊嘴巴。船走上水,全靠人力牵引,一月下来,船工能够拿回家的只有“半斗米”,何其微薄。“啷个拿去糊嘴巴”,“糊”谁的“嘴巴”?答案是家中老小。靠一根扁担两箩篼挣钱吃饭的挑夫也苦不堪言:

煤炭乌秋秋,狠担两箩篼。堂客不接我,老命都要丢。无田无地,靠下力挣钱。“狠担”,一心想多挑点,但力不能支,不是老婆及时赶来分担一些,挑夫就崩溃了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cqjlp.com.cn/2020/0410/200469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