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专栏书香九龙小说 给土地的赞歌

给土地的赞歌

爸爸离开老家已经近三十年。为了生计,他和知青返城的妈妈带着我,在不属于他的陌生城镇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:做小生意、挑运煤炭、四处打工……在我整个童年的记忆里,爸爸总是忙碌着。出身农民的他常常说:“只有我黑得像土地一样的双手,才能解放我黑得像土地一样的身躯。”这是独属于他的诗句,是他生命的写照。

记得那个酷暑涨水的夏天。妈妈想念着独自带着生病的舅舅生活在长江边的年迈外婆。作为外婆最小的女儿,妈妈住着单位附近农村租赁来的房子,收入极其微薄,又因病负债累累,担心、难过却什么也说不出口。爸爸却说:“把妈接来一起住吧!你不放心,我也不安心。”妈妈惊喜又忐忑:“可是大哥、二姐还有小弟……我们只有这两间房子……”“妈最重要。其他的我们慢慢想办法……”

从此以后,我们原本拥挤的小家里又添了白发苍苍、两耳失聪的外婆和因为生病长年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舅舅。从此,爸爸不仅扛下了家里所有的累活重活,还四处找来闲置的田土耕种,所以即使收入有限,饭桌上却总是有吃不完的新鲜蔬菜。饭桌上,爸爸总是伸长了筷子给外婆夹菜:最鲜嫩的菜心,炖得最软最烂的猪蹄,还有妈妈做得极其诱人的烧白……那个时候,我并不明白爸爸为什么总是大口刨着白饭声称自己饭量大,也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红着眼眶含笑凝视着爸爸……

生计之困,对于身无长技的爸爸来说压力巨大。在辗转搬家的日子里,我渐渐懂得家计艰难,难免忧郁,他却总是鼓起胳膊上的肌肉坨坨,神采奕奕地对我说:“你看,爸爸全身都是力气!有爸爸在,你什么都不用担心!好好读书,将来要比爸爸有出息……”

外婆九十九岁时安详离世。此前的近两年时间里,她已经多数人事都不记得,却奇迹般地总是念叨着爸爸的名字。我亲眼看到,爸爸是怎样无数次背着垂危的外婆奔向医院,又是怎样不怕脏不怕累地悉心照顾卧床的老人……爸爸告诉妈妈:“我的母亲去得太早,我留不住,只希望对你的母亲不要留下遗憾……”

爸爸渐渐上了岁数,我劝他好好将息身体。他再三保证后,却带着妈妈返回了乡下,日出而作,日落未息,精心侍弄着四处网罗来的零星土地。每逢我回老家,他总带我去看他的土地:“抱娃娃”无比勤勉的玉米、一条条令人眼馋的丝瓜、一根藤就挂出了一片网的豇豆、一结一大串的西红柿……平整松软的泥土上找不到一根杂草,翠色欲滴的菜叶上闪亮着丰盈。此时的爸爸,是一位真正的将军,用他的双手把生命的丰盛带给了黧黑的土地,黧黑的自己……

文章来源:http://space.cqjlp.com.cn/2017/0623/167287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