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专栏书香九龙小说 曼德尔施塔姆

曼德尔施塔姆

一九三八年冬天,海参葳。这座远离彼得堡和莫斯科的城市,没有以故乡的姿势迎接曼德尔施塔姆的归来,没有来得及给他一点食物和温暖,让他细小颤栗的求助声传得更远,凛冽的风就轻易夺去了他的生命。退回的衣物没有能够抵达那双早已冰凉的手,安慰他那脆弱得不堪一击的灵魂,它们带回的寒气冻僵了娜杰日达和整座城市,她无力撑起朝她倾斜而来的天空。

那些毫无生机却异常残酷的文字老是在我的眼前跳荡,我天真地想,为了改变一个诗人的命运,我情愿做一个文盲,但愿我不知道他的悲剧,他便有一个快乐完满的人生!

我常常替我所挚爱的诗人担忧。总是有意无意替他们绕道行走,看过了太多纷争和人性的恶浊,我的迟钝和麻痹开启了另外一片空间,就像小时候大院里开大会斗争地主,我一人躲在小溪边或竹林下,自得其乐。

但是,近来好像卷入了某些重大的历史事件和各种势力的斗争中,身心俱疲,无法抽身了:

我不能不和我所崇敬的诗人们站在一起。今天,我不能舍弃那令人揪心的时刻,一个细瘦的身体,低垂的脑袋,向兄弟和妻子发出的绝望的声音:我冷,我饿,我怕活不过这个冬天!他最终没能等到亲人们寄放在包裹里的温暖,曼德尔施塔姆,一个多次被流放的永恒的诗人永远停止了行走。

此时,七楼的窗外正下着雨,随意地翻书,读到何其芳散文《梦后》的一段文字,没有来由的感觉,像是冥冥之中的遭遇:

“把钥匙放进锁穴里,旋起一声轻响,我像打开了自己的狱门,迟疑着,无力去摸索那一室之黑暗。我甘愿是一个流浪者,不休止的奔波,在半途倒毙:那倒是轻轻一掷,无从有温柔的回顾了。”

文章来源:http://space.cqjlp.com.cn/2017/0623/167284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