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专栏书香九龙散文 从周家大院走出的伟大共产主义战士 还原周家大院

从周家大院走出的伟大共产主义战士 还原周家大院

周贡植故居

周贡植故居室内陈设

周贡植的讲桌

周贡植(1899-1928)是我党早期革命家,重庆、四川革命领导人之一。1928年4月3日,壮烈牺牲在朝天门外沙坝刑场,时年29岁。解放后,党和政府授予他革命烈士称号。

在铜罐驿镇陡石塔村的柑橘林中,有一座庄严朴实的烈士陵墓,安葬着一位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——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周贡植同志。

离这不远的周家大湾,同样在一片茂密的柑橘树掩映下,一处灰瓦粉墙、黑漆柱门的建筑,显露出特有的历史质感。这里,青山肃穆,柑橘飘香,周贡植就在这儿出生,并从这儿走出国门,踏上求学救国之路,走向共产主义奋斗的征程……

如今的铜罐驿镇陡石塔村1社,一座始建于清末民初,坐东朝西,呈“L”形布局的青瓦木质结构院落,十分引人注目。

院前空地上立着一块石碑,写着“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 中共四川临时省委扩大会旧址周贡植故居”。

“眼前的故居是修复后的,有400多平方米,据资料记载,曾经的周家大院作为当地的大户人家,规模超过了2000平方米。”铜罐驿镇文化服务中心工作人员黄朝训说。

站立院中,可见修复好的正屋五间、东厢三间。

从小在这儿长大的55岁村民刘进,根据父辈回忆,还原了曾经的周家大院的格局:

故居原由3个院落组成,东边院为长工食堂、住宿和喂养家禽的地方;

中间院落为周家家人居住的住所,堂屋左边的一个房间是周贡植父母的寝室,如今还陈列着一张雕刻精美、保存完好的“老牙床”。堂屋右边还有三间房和一个阁楼,每个房间都有40至50个平方,周贡植就住在三个房间的其中一个。东厢一间为杂物房,中间足有80平方米的房间,就是中共四川省委成立的地方,而另一间较小的房间为管家的住所。西厢是作为周家人的厨房和用餐地点;

西边院落为大灶房和部分长工的住所。

从这里走出国门求学救国

“周家原来是铜罐驿的大户人家,当时是很有实力的。”黄朝训说,周贡植的父亲周信诚,当时任铜罐驿乡长,时称为“团总”,是哥老会仁字号舵把子(袍哥组织的头面人物,意指为首的掌舵人),在当时是非常了不起、很有号召力的人物。

因为有这样的家庭环境,周贡植算得上如今的“富二代”了,与中国民主建国会创始人之一、著名政治活动家、实业家胡子昂,著名新闻工作者周钦岳,民国陆军少将周维桢等就读于巴县县立中学,于1918年毕业。

毕业后,周贡植立志要振兴中华,救国救民。为了实现理想,他于1919年夏考入重庆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,经一年学习结业后,与邓希贤(邓小平),重庆和四川地区共产主义运动先驱者、重庆早期党组织负责人之一的冉钧等于1920年8月赴法国留学,踏上求学救国之路。

1922年,经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赵世炎、中国共产党早期的革命家袁庆云介绍,周贡植在法国加入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不久又转为共产党员,成为一名无产阶级先锋战士。

九龙坡第一个党支部建立

1925年秋,周贡植受党的派遣回国后,即返回重庆,在中法大学四川分校任教,同时,任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执委,负责组织发展工作。

那时,周贡植经常回到家乡铜罐驿,开展宣传,发动群众,发展党员。1925年冬,他介绍同乡牟万宗入党,并与西彭镇的党员袁川平接上组织关系。他们利用假日回乡机会,在群众中传播革命思想,物色培养发展对象。

1926年2月初,他们三人在铜罐驿龙脑山,先后发展了7名共产党员。入党宣誓仪式结束后,周贡植代表上级党组织宣布中共铜罐驿支部正式成立。于是,铜罐驿党支部成为了我区最早建立的党组织,而周家大院,也成为这个党支部召开会议的主要地点。

中共四川省委在周家大院成立

在如今的周家大院东厢中间的房间里,还摆放着当年周贡植给当地孩子上课的木质讲桌和条凳,以及一座他的石像。

“这里是间教室,他回国后,在这里教授当地孩子语文等相关课程。”黄朝训说,但是,这个房间最特别的是见证了中共四川省委的成立。

1928年2月10日至15日,中共四川省第一次党代会在周贡植家成功召开,成都、重庆、泸州、宜宾、江津、南充等各地党代表20余人,还有特邀的共青团四川省委负责人,参加了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党代会。会议选出了第一届正式的中共四川省委,傅烈任省委书记兼军委书记,周贡植任组织局主任。

周家如何能召开如此重大的会议呢?这还要依赖于其父周信诚的势力。同时,周信诚比较开明,接受中国共产党的主张。为了确保会议顺利召开,周贡植作了周密计划安排,争取了父亲、弟妹的支持和保护,布置了会场的警戒保卫工作。并在通往白市驿、西彭以及铜罐驿街的大路口设置暗哨,确保代表的人身安全。

从容就义血洒朝天门

1928年3月9日下午,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傅烈、省委组织局主任兼巴县县委书记周贡植,一同来到重庆城区兴隆巷8号楼房内,准备主持中共巴县县委成立会议。

会议中被一收捐税的警察发现,除省委秘书长牛大鸣伺机脱险外,傅烈、周贡植等十名共产党员被捕。

军阀王陵基亲自审讯,对周贡植进行百般诱骗和刑讯。尽管脚镣手铐加身,但他丝毫不为所动。他和其他革命战士不但没有暴露党的任何机密,而且在狱中还高唱《国际歌》和《少年先锋歌》,表现革命者坚贞不屈的高尚气节。最后,敌人气急败坏,判处傅烈、周贡植等人死刑。

在周贡植就义前,他父亲曾想用重金一千银元向军阀刘湘“送人情”,保周贡植出狱。然而周贡植得知后,义正言辞向传话人回绝道:“保得了我,保得了其他同志吗?请转告父亲,儿子不能与他辞行,望他老人家保重。”

4月3日,敌人将傅烈、周贡植等九位同志从石板坡监狱押往朝天门沙嘴刑场,年仅29岁的周贡植英勇就义。

如今,英雄坟丘位于陡石塔村3社“杨家石堡”的小山坡上,坐北向南,土石结构,外围用条石砌成,庄严而肃穆。墓碑为石质仿木结构,正中刻有“周贡植烈士传略”7个大字,下有表文,铭刻着周贡植的革命事迹。

记者 肖雨/文 王茂松/图

文章来源:http://space.cqjlp.com.cn/2017/0527/165554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