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专栏书香九龙散文 前进路往事

前进路往事

赵定华

(四)火灾劫难

一九六一年的夏天,前进路曾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,损失不小。

前进市场原是露天市场,以路为市,农民沿街摆摊设点,拥堵不说,日晒雨淋,冬天朔风呼啸,买卖双方均感不便。后来政府部门沿前进路搭建了数百米长的风雨篷,约有两层楼高,覆盖了整条马路。那时资金缺乏,整个风雨篷都是用楠竹做柱子和支架,支撑捆绑,篷顶采用油毛毡遮盖,虽然经济实用,但楠竹油毛毡都易燃,从此也就埋下了火灾隐患。

那天也不知道是何种原因引发火灾,事后听说是某小食摊点的油锅过热起火,小贩慌了手脚,又没灭火常识,忙端水去泼,导致油火四溅,火苗点着了竹席,火焰又窜上篷顶,干透了的油毛毡当即着火燃烧,扑救不及,又迅速蔓延开来,楠竹架也着了火,一时风助火势,火仗风威,烈火熊熊。那时市场内消防设施少,群众手持脸盆小桶泼水,完全无济于事,篷太高够不着。

当时,我在街上正欲经前进路回家,火场周边已封锁,只能绕道而行。市里的消防车正鸣着警笛,摇着警铃,不断前来增援。那时的消防车,像今日这样现代化的还不多。不少消防车没动力,蓄水也少,每台车要靠两名消防战士不停地用力压水,才能喷出水来。大大小小消防车的水很快喷完了,战士们又迅速接好帆布管,从数百米外的桃花溪抽水。

我站在火场百米之外,只见浓烟滚滚、火焰冲天,热浪袭人,燃着的油毛毡在空中乱飞,耳边不时响着楠竹“嘣、嘣、嘣、嘣”的爆裂声。

消防官兵们不顾个人安危,全力扑救,大火终于扑灭。不然“火烧连营”,后果更不堪设想,提心吊胆准备逃离的周边居民也长长松了口气。大火烧毁了市场,附近有数十家商店及居民棚户不同程度受损,所幸无人员伤亡。

灾后,当地政府对火灾进行了调查处理,对受灾群众及时进行了安置救助,增设了街道消防设施,并决定不再搭建不安全的公共建筑。那阵子,虽说我是隔岸观火,但久久心有余悸。

(五)闹市琐趣

前进市场,一般上午热闹拥挤,人头攒动,午后就人流骤减,冷清不少。而这时,那些平时走街串巷的匠人、江湖艺人,又纷至沓来,在市场空地上各显身手了。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过往的学生小孩,总有看不完的热闹稀奇:诸如爆米花的、补锅的、补瓷碗的、卖蛐蛐的、木箱子里放演“西洋镜”的、游方郎中卖药兜售“祖传秘方”的、算命测字的、磨刀剪的、卖波斯糖的、吹糖人的、耍猴的、耍刀弄棍吞剑卖艺的、表演气功吹嘘刀枪不入的……五花八门,应接不暇。

我对蛐蛐很感兴趣,夏秋时节,常有外乡小贩挑着一大挑麦草编的小笼子兜售,每个笼子里装着一只蛐蛐,鸣叫声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。我曾买回一只,挂在屋子里,夜里听着它鸣唱,悠长动听,很是喜欢。可惜没养几天,蛐蛐就死去了,令我心痛不已。

放学了,有时碰上耍猴卖艺的,我们总是背着书包绕有兴趣地围观一阵。每当看到猴子不听指挥,反而捉弄耍猴人,甚至跳到头上抓扯头发,疼得他龇牙咧嘴夸张的样子,尤其让人开心。待看到卖艺的手持铜锣来收钱了,我们就赶快溜之大吉。

那时念书,颇感愉快轻松。我们大多懵懵懂懂,全然不知什么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自有千钟粟”“黑发不知勤学早,白首方悔读书迟”之类的古训,只知贪玩好耍。正如台湾歌手罗大佑先生在《童年》中唱到的:“总是要到睡觉前,才知道功课只做了一点点;总是要到考试后,才知道该念的书都没有念。”真正是“就这么好奇,就这么幻想的童年”、“迷迷糊糊的童年”。

那些年代,提倡勤俭节约,穿衣服,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。”连碰缺了口的大瓷碗瓷盘之类,大多舍不得丢掉,还要请补碗师傅给补上。那时我很纳闷,破瓷碗怎么补呀?

只见补碗师傅手持一把如拉二胡的弓子,来回拖动,旋转的小铁棍就在碗及碎片上钻出一个个极小的孔。待钻了几对小孔之后,师傅便在缺口处抹上一点黑糊糊的如膏药(胶)之类的东西,将碎块贴上去,再取出几枚两头尖的扁平铜补钉,钉在碗及碎片相对的小孔上,并用小锤轻轻敲打几下,碗就补好了,一天后便可使用。

我家也曾有两个大碗,打着几颗亮亮的补钉;后来又打破了,只好扔掉。以后,读到书上一条俗语:“没有金刚钻,别揽瓷器活”,才明白补碗师傅的钻杆头上一定有颗小钻石,或者是硬度很大的合金,否则是钻不了瓷器的。

在前进市场,我也见过熔化铁水补锅,锑锅换底之类的。在那些年代,废物利用,十分普遍。时至今日,生活水平大大提高,破锅缺碗,老百姓一扔了之。补锅补碗,已成绝响,这里就不赘述了。

岁月匆匆,再回首,几十年的光阴,弹指间就过去了,昔日的不少技艺已无用武之地;那些匠人小贩,早已消失得没有了踪影;而当年那些背着书包看热闹的顽童,也垂垂老矣,童年已变得那么遥远。

今日前进路,路名依旧,物换星移,昔日杂乱的棚户区早已焕然一新,高楼林立。那简陋的前进市场,已演变成了九龙商业城,万商云集,商品琳琅满目,购销两旺。这正是:风雨苍黄五十年,老街旧貌换新颜。童年往事恍如梦,喜看今朝更胜前。

前进路,在前进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space.cqjlp.com.cn/2017/0505/163990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