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专栏书香九龙小说 柳暗花明

柳暗花明

林文山毕业时,赶上了房地产的寒冬,拿着两家地产公司签约书却不敢签约,最后去了一家白酒企业。去企业做行政,月薪5000元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在渝都过日子也还能过得去。

可回家相亲之后,林文山突然发现这点薪水完全不够用。“每月租房600,吃饭800,剔除其它开支,顶多能存3000,靠这点钱攒够首付买房,得等到何年何月啊?”一想到房子,林文山就非常沮丧。父母身体不好,一辈子省吃俭用也攒有三五万元,可家中还有兄弟两人,自己夹在中间不好啃老。

“文山,我们一家人对你没啥意见,不过你们总得有个自己的窝。租房,搬家搬来搬去,折腾人。”温小雨的父亲语重心长地说,“我们倒是攒了点钱,可都给小雨弟弟买房付了首付,你们买房,我们确实爱莫能助……”老人家说到此处,有些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。

“叔叔,房子我们肯定要买,首付的事情我来想办法,你放心吧。”林文山从小到大独立惯了,本就没想要靠别人。他在心里把交情还算不错的亲友都列了出来,坚信自己能轻松借到10万,凑够首付18万。

“李老师,现在房地产不景气,我觉得是买房的好时机。这套房首付18万,均价8800一平米,套内面积70,您看划算吗?”林文山不愿直说借钱的事,只好旁敲侧击,料想导师知道自己要买房,若他不愿意出手相助,到时还有台阶下。

“房价走势究竟如何,谁也说不清楚,渝都房价并不算高,应该是可以下手买的。”远在深圳的李老师善意提醒。从他这个角度来看,渝都经济发展态势不错,是人口净流入地,指望房价最低点再抄底,一般人往往拿捏不准。

不过聊了半天,拿钱支持林文山买房的事,李老师在电话里一个字也没提。林文山心说,老师在深圳开支也不小,幸好自己没冒昧开口借钱。

之前念大学时,林文山曾拿生活费给本科室友周大勇救急。后来,林文山读研究生,周大勇到北京闯荡,成了《北京日报》记者,月入上万。林文山决定找周大勇试一试:“大勇,我打算近期在这边买套房子,安顿下来,你这边能支援一点不呢?”

“文山啊,真不凑巧,我最近也在盘算着买房。手里攒的钱不够,首付还得再找家里凑不少,确实拿不出钱。”林文山原本盘算着从周大勇这里挪2万出来,突然觉得心口一阵绞痛,可这年头大家都过得不容易,也怨不得大勇。

林文山又厚着脸皮问了几个来渝都认识的朋友。当初,这帮人常在一起喝酒,都说买房差钱可以找他们借。哪知,毕竟是酒桌上交的朋友,一到关键时刻,谁也不愿意冒风险,出手相助。

折腾一圈下来,林文山一下子从信心满满重重地跌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谷之中。第二天上班时,林文山像霜打的茄子,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。

“文山,咋回事啊?昨晚又出去喝酒回家晚了?”同事郑晓彤询问道。林文山满腹委屈:“彤姐,我没去喝酒,还不是被买房闹的,昨晚打了一通电话,你说借点钱怎么就这么难啊……”

“差多少钱?我比你早工作10多年,你要是急用,可以借给你5万,够不够?不要你的利息,年轻人,才出来工作不久,都不容易,我们当初也是这样……不够的话,还可以再借……”公司的“老板凳”郑晓彤一席话,林文山听着听着,情不自禁泪眼模糊,打湿了眼角。

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林文山竟然是依靠彼此交情并不算深的陌生人帮助,攒够了首付款,顺利地买了房。那些对他知根知底的“老交情”,竟然是这么的不靠谱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space.cqjlp.com.cn/2017/0414/162769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