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专栏书香九龙散文 前进路往事

前进路往事

光阴荏苒,半个多世纪了,前进路,这条杨家坪的商业老街、集贸市场,依然是那样活力四射、生机勃勃。

前进路,长约五六百米,店铺林立,从早到晚,人声鼎沸、川流不息。人们常说的“开门七件事”:油盐柴米酱醋茶,除柴火以外,在这儿都能买到。蔬菜水果、禽蛋肉食、水产海鲜、日用百货、服装鞋帽、家具家电等,几乎应有尽有。

(一)老街的前世今生

前进路诞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,它是伴随着杨家坪前进的步伐而一道成长的。从前,前进路那一带还是农村荒坡,芳草萋萋,有一条窄窄的土路。随着大规模的经济建设高潮的到来,杨家坪新建起了以空气压缩机厂(西车厂)、新华印刷厂为代表的一批厂矿企业,人口日增,急需商业和集贸市场服务,前进路也应运而生。

那条不起眼的土路便得以拓展,铺筑成碎石子路,可通行汽车,两旁也建起了一间间新房店铺。西车厂以及炼气厂的职工宿舍,也建到了那里,几乎占了前进路的半壁江山。

这条路被冠名为“前进路”,再恰当不过,它不断地变化着,前进着,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。

我是杨家坪的土著,生于斯,长于斯。我居住的鹤兴路与前进路仅一街之隔,曾经就读的杨家坪小学(今已搬迁)和杨家坪中学,与前进路近在咫尺,上学放学,风里来雨里去,无数次穿越前进路,不知留下了多少履痕。它的面貌、它的变迁,耳闻目睹,是那样熟悉。以至今天,闭上眼睛,也能浮现出昔日的模样。

那时的前进路,路窄坡陡,两头路口低,路中段高,我们戏称它是“驼背路”。九十年代末期,前进路旧城改造,“驼峰”被削掉一截,马路又铺上了沥青,坡度减缓,路面也变得宽敞整洁。

前进路上的商铺,早年多为国营和集体的商业门市,如蔬菜公司、食品公司、副食日杂公司等。

前进路是以市场闻名的,人们习惯称之为前进市场。前进市场周边,除了厂矿职工宿舍,其余住房,零乱简陋,土墙的,竹篾墙油毛毡屋顶的,破砖头木板石棉瓦凑和搭建的……样样都有。尤其是靠近小学和中学之间的那块地盘,棚户居多,“群雄割据”,杂乱无章,穿行其中,如走迷宫。

居住在前进路一带的居民,来自四面八方,多为引车卖浆的市井贫民。三教九流中,亦卧虎藏龙,不乏深藏不露的不凡之士。我的总角之交王某同学,其父王典则少将是黔军著名抗日将领,黄埔军校六期学员,陆军大学将官班第2期毕业,历任要职,抗战中九死一生,功勋卓著。当年,我们一帮小同学在王家出入玩耍吵闹,王同学家长总是和颜悦色,不因我们小而另眼相待,令我至今难忘。

(二)看连环画

我们喜欢看连环画(小人书),那时前进市场有两三家连环画书摊,在马路边摆上书架,再安放几条长板凳,一分钱可看一本,厚的两分钱一本,很受小孩们欢迎。

上学放学,只要有时间,我们都爱去光顾,看一两本。西游记、三国演义、杨家将、白蛇传、七仙女下凡……什么神话、童话、历史故事、民间故事样样都有,很有吸引力,比课堂上讲的有趣多了。

约两三个相好的同学去看小人书,趁老板不注意,大家就悄悄交换看,这样一两分钱就可看三四本了。老板盯住了,则不允许。

有一位罗姓同学,他家兄妹多,母亲亦无工作,其父亲也在前进市场经营小人书摊,收入微薄,养家糊口都难。罗伯父见多识广,生性豁达,只要看见是他儿子的同班同学来看书,多不收钱,还喊我们尽管看,和蔼客气。如此三番五次,弄得我们都不好意思再去了。

罗同学家住前进路棚户陋室,家贫志不穷,身居闹市,心无旁骛,寒窗苦读,学习极为优秀,可谓出类拔萃。初中毕业后,他以优异成绩考入重庆名校;高考又名列全市前茅,金榜题名,考入北京大学重点专业。多年之后,他担任某大型央企老总,成为著名企业家,为国家作出重大贡献,荣获众多殊荣,也为母校增光添彩,同窗引以为荣。

(三)围观宰牛

我念小学时,前进路上有一处小山堡,山堡下有一块小石坝,坝上搭有一座茅草棚,四面通风,那地方就在如今的区人民医院位置。那阵子,常有牛贩子牵着黄牛、水牛来此宰杀,少则三五头,多则七八头,那儿俨然成了一座露天屠宰场。

下午放了学,听说山堡那儿在杀牛,不少男生蜂拥而至,抢占山头位置看热闹,居高临下,远远观望。这样既不妨碍操作,又可防被挣脱的牛撞上。这类惊险事曾经发生过,有一次,一头带伤的大水牛不知怎么挣断了绳索,红眼怒睁,口吐血沫,横冲直闯,负痛狂奔,伤口还一路滴着血。吓得路人跌跌撞撞,呼爹喊娘,望风而逃;有的还尿湿了裤子,跌得鼻青脸肿,闹得鸡飞狗跳,所幸没撞倒人。几个屠户拼命围追堵截,好不容易才将亡命的牛抓住,再次押赴屠场。事后,人们简直“谈牛色变”,又好笑又后怕。

看杀牛,场面血腥又刺激。只见屠户将牛牵来拴在石坝木桩上,再用结实的绳子捆住四条牛腿。说时迟,那时快,站在同侧的帮手用力一拉,将牛拉翻在地,四脚朝天,牛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。此时,屠户手持利刃,对准牛脖颈部位,迅速下手,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,一股鲜红的热血一下子就喷涌出来,汩汩外流,有人赶紧用木盆接住……这场面真有点血腥恐怖,有的同学吓得惊叫起来,急忙用手蒙住眼睛,更不敢看接下来的,将牛开膛破肚的过程了。

我看过两次,也不愿再去看了。牛肉虽好吃,宰杀过程,毕竟残忍,看了不是滋味。听同学讲,有的牛牵来,大约预感到凶多吉少,还直流眼泪。又说屠宰技术后来又有改进,再不需壮汉将牛拉翻倒地,只需一条绳索将牛拴好,屠户靠近牛,还轻轻拍拍牛头牛背,故作亲热模样,冷不防抽出藏在腰后的牛刀,向牛狠狠刺去,还搅动两刀,倾刻间血流如注。屠户则若无其事地走开,去擦擦沾满鲜血的双手,任牛在那儿痛苦挣扎。牛站着站着,“咚”的一声,便栽倒在地,它大概至死也不明白,刽子手竟然“笑里藏刀”……

因前进路市民日增,到处都在铺路修房,屠宰场严重影响环境,不出一年,有关部门就将这些牛贩屠户劝离了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space.cqjlp.com.cn/2017/0407/162312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