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专栏书香九龙小说 不婚的无奈

不婚的无奈

周大全没念过什么书,却十分文气,而且一米八的个头儿,在川渝地区的同龄人中也算“佼佼者”。家中兄弟三人,他排行老二。在三兄弟中,他最先告别砖混木瓦老房子,修建起了一楼一底的砖瓦房。上天对他确实非常眷顾,老婆还为他连生了三个儿子。

要知道,好些人家想要个儿子,偏偏连着几个都是女儿。可都是儿子,也不见得真那么幸福。俗话说,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三个儿子一天天长大成人,步入适婚年龄,托人说媒,四处乡亲,操持孩子的婚事,竟成了压在周大全夫妻肩上的沉重负担。

“大全,你看老二周云结婚有了娃,老大周磊今年都25岁了,这可咋办?”周大全的老婆王幺妹焦急万分。

“怎么办?凉拌。”周大全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回应道,“这个怪谁?还不是怪他自己不争气。马路边邱四毛屋头,两个儿子出去打工,各领回来一个媳妇,哪用得着家里老人操心。”

“邱四毛家头比我们还穷,还不是两个娃有那连哄带骗的本事,彩礼不要、房子不要,什么都不要,就把人家姑娘骗到了手。可惜我们家周磊嘴笨得吓人啊……”王幺妹忍不住唠叨起来。

埋怨归埋怨,两口子争吵一阵之后,又冷静下来合计,决定托远方的表嫂在大山深处给老大周磊介绍个对象。周大全家住在半山腰,步行到场镇赶集得一小时。家中光景一般,在周围没特别的吸引力,但对于大山深处的人家来讲,条件还蛮不错。

还别说,表嫂口才真是了得,硬是给周磊介绍来一个23岁的漂亮姑娘。周家老少齐上阵,对女孩百般呵护,差不多要把婚事定下来的当口,女孩家里人却不愿意。后来,王幺妹才知道,女方家里在周大全所在的村子有熟人,他们打听到周磊是个脑瓜不灵光的木鱼疙瘩,不够精明。

这一耽误还真不得了,周磊过了25岁,就是乡村的大龄青年,要从光棍群体中“脱光”,比登天还难。周磊也知道自身只是个初中生,没啥文化,眼光不能太高,于是跟父母明言:“爸妈,你们不要太操心我的婚事,实在不得行,过婚嫂,有孩子的,也可以……”

三年之后,降低标准的周家终于物色到了一个有两个孩子离了婚的女子。男女双方相处过一段时间,婚事就敲定下来。女方提出必须在繁华的镇上买套房子。周大全两口子四处借钱,几乎是倾家荡产,才凑足了11万元,总算在白龙镇集市买了套商品房。

农历腊月初八刚过,周大全一家就为腊月二十四的结婚摆酒忙碌起来。偏偏这个节骨眼,乡里乡亲中,不知是谁,又跑到女方家中,说周大全家怎么怎么不好,说周磊怎么怎么窝囊……马上就要举行的婚事,终于被彻底搅黄。

婚事破裂的消息传过来的那天,周大全一家老老小小都十分尴尬。寡言少语的周磊赌气道:“没得啥事,大不了这辈子不结婚。”而他不知道的却是,乡土熟人社会,好评与差评都能充分“释放”,可众口铄金,夹杂着大量的流言蜚语,从而使得本是两个年轻人之间的婚姻问题,变得复杂起来。男多女少,农村是“卖方”市场,留给他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space.cqjlp.com.cn/2016/1223/156294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