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专栏书香九龙散文 “巴实/巴适”可能源于粑粑饼饼之类的食物或酒食

“巴实/巴适”可能源于粑粑饼饼之类的食物或酒食

前面说到“巴实、巴适”问题如“络儿胡”,什么原因呢?因为历来谈“阴倒(到)、安逸”和“巴实、巴适”的文章较多,但“阴倒”好说,“安逸”易解,唯独这个“巴实/巴适”却阴倒难说,比较“汤水”,难倒过众多语言学者、语言爱好者或“言贩子”。很难有个说法让人觉得阴倒安逸、阴倒巴实。到底是“巴实”,还是“巴适”,或者是其他什么东东,实在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难得“定于一尊”。巴实、巴适的意思有舒服、让人满意、精致、精美等多种相近意思,跟“安逸”的意思差不多或如老百姓说的跟“安逸”的意思“有一仿(pǎng)”(相差不多为pǎng),可以用一个“好”字来概括。归纳起来,大约有这么几种意见:

(一)应写作“巴实”,巴,粘、贴也;实,实在,义同北方“瓷实”之“实”。既熨帖,又瓷实,感觉一定不错,就是“巴实”、安逸。

(二)应写作“巴适”。巴,粘、贴、依恋、恋络;适,舒适。既依恋,又舒适,感觉或看起来一定“巴适”、安逸。

以上二者,网上有人说“如果引经据典”的话,可以写成“粑实、粑适”。

(三)巴实、巴适,应是“巴食”,即巴人之食。巴人之食可能很“巴适”、安逸。

第三种写法与本文的观点比较接近,有一定道理,但其说法却不足取,理由很简单:巴实、巴适可以根据名词、形容词的组合规律像“粑粑饼饼、安安逸逸”那样成为AABB式,组成“巴巴实实、巴巴适适”,而“巴人之食”的“巴食”却无法组成“巴巴食食”,除非说话的人是个謇巴郎(结巴子);如果可以组合,只能是“粑粑食食”之类。

因此,我认为巴实、巴适可能与食物有关。“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”,吃了就觉得安逸、舒服,就感觉巴实。现提出几种说法供读者诸君批判。

第一,是“粑食”但不是“巴人之食”。粑粑,前面已经讲了,不必再饶舌。“食”使用的是它的原始意思。《说文·食部》:“食,一米也。”一,是“集合”的意思。按清代段玉裁的说法,“一”该作“亼”(集)字。《礼记·内则》:“羹食。”郑玄注:“食,谓饭也。”或者为米饭,为饭食,为熟食,为菜食,为酒食,总之是饱肚皮的“进口货”。粑与食组成联合式同义合成词,可以组成“粑粑食食”。

第二,是“粑餈”。《说文·食部》:“餈,稻饼也。”《玉篇·食部》:“餈,餈餻也。”《广韵·脂韵》:“餈,饭饼也。”即用米屑做成的饼子或糕点,如而今的米糕(白糕,四川有的地方叫“泡粑”)。此字或从“食”从“齐”,或从“米”从“次”作“粢”。

第三,是“粑飤”。《说文·食部》:“飤,粮也。”《尔雅·释木》唐代陆德明释文:“一曰饼也。”《玉篇·食部》:“飤,食也。”

第四:是“粑醳”。醳,《史记·淮阴侯列传》:“以饗士大夫醳兵。”裴骃集解:“醳,酒也。”《文选·左思〈魏都赋〉》:“肴醳顺时。”吕向注:“醳,醇酒。”有粑粑,有醇酒,一定安逸、巴实。

第五,溯源推论。古代有“饼食”。《北史·艺术传上·李顺兴》:“ 昆明池中有大荷叶,可取盛饼食。”台湾客家人有“粄食文化”。客家的粄是把大米加工成粉面后做成的食物。主要以糯米为主,也会用籼米。这不饼食-粄食-粑食给串联起来了?

总之,巴实、巴适应该与“吃”有关,符合“食色。性也”的一般人性。

欢迎有兴趣的帅哥靓妹、“不老不嫩”的兄弟伙,或者“老板凳、老疙蔸”来一起“抬杠”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space.cqjlp.com.cn/2015/0612/115870.shtml